你的位置:首页 > > 新闻资讯

重磅|“基本法”要来了!关于南京这件大事

2021-04-07 点击:75
清明时节思英烈。

日前,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机关迎来了一批“特殊客人”: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先驱、我党第一个纪律检查机构中央监察委员会首任主席王荷波外孙女王唯;与方志敏共同被捕关进南昌监狱,后经组织营救出狱的开国少将乔信明女儿乔春雷……

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举行的英烈后代专题座谈会上,8位英烈后代受邀对《南京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条例(草案)》修改,提出意见建议。

据悉,《南京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条例》,是南京市2021年度重点立法项目。


在南京人大历史陈列室

英烈后代找到母亲照片

在座谈会开始前,市人大常委会专门邀请英烈后代们,参观了南京人大历史陈列室。

在受邀参观的英烈后代中,有位老人叫袁振威。他是皖南事变中英勇牺牲的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的儿子。在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前,袁老驻足良久。

这张照片是1950年10月29日召开的南京市第二届第一次各代会选举的市人民委员会委员的合影。


袁老激动地说:“这张照片特别珍贵,在我家里也有同样的一张,因为我母亲就在其中。没想到市人大将这段历史放进了陈列室里。”

英烈后代

为“红色立法”点赞

在座谈会上,还有常熟人民抗日自卫队司令任天石的侄子任华轶。

现代京剧《沙家浜》中常熟县委书记程谦明,假扮郎中在敌人眼皮底下与阿庆嫂接头。这个人物的原型之一,就是任天石。1947年1月,任天石因叛徒出卖被捕,惨遭杀害。

在获悉南京要立法保护红色文化资源时,任天石的侄子任华轶连连点赞。







座谈会上,袁振威老人道出英烈后代们的共同心声:

南京是一座英雄之城、红色之城,成千上万的仁人志士在这片土地上抛头颅、洒热血,形成了以“雨花英烈精神”为代表的红色文化遗产。

对红色文化资源的重视,就是对我们党的历史的重视。我们要怎样把南京这些红色文化资源充分地发掘、保护?对革命后代口口相传的那些革命故事、历史细节,给予及时抢救、整理,非常有必要。








座谈会后,立法机构连夜将英烈后代所提建议写进条例草案修改文本。在最新的条例草案修改文本中,可以看到:

第六条提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在各级各类学校开展红色文化宣传和教育,促进学校红色文化建设工作;

第三十八条提出本市中小学应当将红色文化教育融入德育教育内容;

针对口述史料拯救和保存的问题,条例草案修改文本提出,文化和旅游行政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党史、规划和自然资源、民政、退役军人事务等部门组织开展本行政区域内红色文化资源调查、收集、整理工作,做好实物史料和口述资料的抢救性保护,建立红色文化资源电子档案数据库。

南京市将迎来红色文化资源保护

和利用工作的“基本法”

作为南京市2021年度重点立法项目,《南京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条例(草案)》在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一审通过,并将在4月下旬召开的第二十九次会议上进行二审。

《南京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利用条例(草案)》分为总则、调查和认定、保护和管理、传承和利用、法律责任等,明确了红色文化的概念,确定了红色文化的主管部门,完善了红色文化的分级保护和利用制度。

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地加强红色文化的保护传承,突出了南京特色和制度创新,特色亮点颇多:

(一)以分级分类名录为抓手构建保护管理制度

《条例(草案修改稿)》进一步强化名录管理,构建分级、分类、分层的保护管理机制。提出:

由南京市人民政府建立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名录,已核定公布为文物、历史建筑、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红色文化资源,直接进入保护名录,实施重点保护;

其余红色文化资源,经过认定后纳入名录,实施规划控制保护。

保护名录向前串联起调查认定制度,向后延伸出不同梯次的保护管理措施,不仅形成制度闭环,而且有效衔接地方立法与上位法的关系,成为我市立法优于其他城市的亮点之一。


(二)态度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红色文化立法的宗旨就是要坚持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条例(草案修改稿)》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形式进行梳理:

第二十六条明确雨花英烈精神等红色精神的传承、弘扬、传播等受法律保护;

专门新增第二十八条,强调传承弘扬红色文化应当尊重历史史实,坚定文化自信,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禁止歪曲、否定历史,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禁止丑化、恶搞经典红色文艺作品,禁止篡改、戏说红色文化讲解内容;

第三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展览展示内容和解说词应当征求党史部门意见;展览展示和讲解的内容应当具有完整性、准确性、权威性,防止刻意夸大、贬低或者戏说方式歪曲红色文化精神内涵。

《条例(草案修改稿)》立法宗旨明确,立法机关旗帜鲜明,是本次立法的又一特色亮点。

(三)增强弘扬传承红色文化的仪式感

《条例(草案修改稿)》全方位、系统性强化了对红色文化资源的传承利用,突出仪式感在传承活动中的作用。

第三十四条提出开展红色文化纪念活动应当注重仪式感,激发社会公众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情怀,并分层次作出规定:

◇ 各大节日、纪念日、重大历史事件纪念日、重要战役纪念日等节点,组织开展各类纪念活动;

◇ 鼓励和支持新入职的国家公职人员到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举行宣誓仪式和纪念活动;鼓励和支持社会各界组织开展清明祭奠英雄烈士活动。

新增第三十二条对公众开展祭扫、纪念、参观活动的礼仪规范作出要求。

这种强化可操作性的制度设计,涵养全体市民的爱国情怀,促进红色文化内化为信仰信念,不仅对公众的行为作出指引,而且保证了条例落实落细落地。


(四)注重地方特色鲜明的载体建设

为传承好红色基因,《条例(草案修改稿)》重点在第二十七条规定,南京市人民政府应当统筹规划本市红色文化资源品牌建设,塑造雨花台烈士陵园、梅园新村纪念馆、南京长江大桥等南京特色红色文化品牌,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红色文化之城。

同时,提出充实一系列扶持鼓励措施,推动打造好红色文化品牌,让广大市民群众从红色文化中汲取营养、明理启智、知责砺能。

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条例深化了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地方立法的实践,以法治的力量健全和完善了红色资源保护利用体系。

条例审议通过后,将成为南京红色文化资源保护和利用工作的“基本法”,对强化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与传承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