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 新闻资讯

谋划十余载 投资约六十亿元 南京打通“第二水源”

2020-09-18 点击:11

9月11日,南京市水务局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全市应急水源地正在加快推进,预计年底前将确保完成主体工程,实现主工程通水。这意味着自2006年就开始谋划的城市“水缸”工程终于尘埃落定。

长江是南京饮用水源地,仅在南京,就有扬子石化、金陵石化、南化公司等大型化工企业的原料和产品要通过长江水运。过境南京长江水域的危化品船舶一年达到10余万艘次。

多少年来,南京主城区和江北、江宁建成区,长江是唯一的饮用水源地。

在长江之外,打通第二水源,让城市喝水更安全,历经十余年,投资数十亿,史上首次,南京从水库引水进城。

这件事,南京终于要做成了。

明确三处应急水源地

这场通报,明确了外界关注已久的南京应急水源,即城市备用水源地的选址。

南京市水务局表示,全市应急水源建设分三个板块同时推进。主城区以江宁区杨库水库为应急水源地(总库容304万立方米,兴利库容245万立方米),以城南水厂、北河口水厂为应急供水厂的应急水源系统,应急供水规模75万吨/日。

江宁区应急水源地为新济洲凤凰湖(总库容220万立方米,兴利库容186万立方米),以滨江水厂为应急供水厂的应急水源系统,应急供水规模31万吨/日。

江北地区以三岔水库为应急水源地(总库容892万立方米,兴利库容621万立方米),以桥林水厂、江浦制水厂、浦口水厂为应急供水厂的应急水源系统,近期应急供水规模达65万吨/日,远期应急供水规模达到90万吨/日。

上述三处应急水源工程建成后,可在常规供水水源被切断的状态下确保全市市民三天的供水量。

各地将应急水源地建设提上议程可追溯到2005年。当年11月13日,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的硝基苯精馏塔发生爆炸事故,大量苯类污染物泄漏流入松花江,松花江发生重大水污染,沿岸数百万居民生活受到影响,哈尔滨全市停水4天。事件发生后,社会首度强烈关注城市应急水源地建设。2006年1月,江苏省两会上,就有代表委员提议推动城市应急水源地建设。

此后十余年中,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媒体的推动下,应急水源地(城市备用水源地)建设问题多次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相关政府部门曾表态,南京已有将南部的石臼湖、北部的金牛湖作为应急水源的设想,但一直未见有正式文件明确应急水源地的选址和应急水源地工程的建设日期。

在2015年1月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专题议政会上,有委员发言提出,要加快实施南京应急水源地建设,否则一旦长江发生污染,全城的饮水将成大问题。

当年民进南京市委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我市饮用水源地规划与保护的建议》的提案。提案指出,南京市饮用水水源地数量众多,但全市绝大部分供水总量的水源地均集中在长江南京段。当时长江干流有10处饮用水取水口,承担向南京主城区、江宁、栖霞、六合、浦口等日常供水,日供水量约为220万吨,约占全市总量的90%,服务人口约610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80%。

提案指出, 随着国内多个城市发生饮用水安全事故引起的市民恐慌事件,南京作为以长江干流饮用水源地为主要供水源的城市,应高度重视备用水源地的建设。提案建议,要加快南京市应急饮用水水源地研究方案论证与工程实施。

2015年,城市要有应急水源或备用水源成为国家刚性要求。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通知》,国家明确要求,针对单一水源供水的城市,应于2020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应急水源或备用水源建设。

2017年,一份《南京市环境保护目标任务》终于确定了南京的备用水源地。根据这份年度环保任务,市级应急备用水源地将在浦口绿水湾选址,设计的供水规模达120万吨/日。

记者了解到,绿水湾方案这样设想,在长江与夹江之间建坝设闸,一旦上游发生污染,立即关闸切断上游来水,以夹江中的原有长江水完成城市应急之需,据测算,夹江的库容量大概也能保证主城三天的基本用水量。

绿水湾夹江应急水源地方案提出后,在论证中被否决。否决原因是绿水湾应急水源地依然采用长江水,不是真正独立的备用水源。另外夹江建坝设闸,将改变河势,不利于长江大保护。

现在南京明确了两处水库、一处湖泊为城市应急水源地。

今年,南京将建成“大水缸”,全城随时能喝上备用水。

数千人奋战“百年工程”

从水库引水供应城市,这在南京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就在南京水务局宣布三大应急水源主体工程要在今年底完工时,杨库水库北边的白头山,中铁十一局施工队正在进行隧道施工。紧临白头山,中铁上海局正在实施原水管线的明挖埋管及顶管施工,当天隧道双向推进总计15米,原水管线埋管段完成18米,多座顶管工作井正在制作、下沉。所有标段都在加紧施工,保证年底实现应急水源项目通水。

南京市水务局供水管理处主任科员童林说,应急水源地建设已列为今年市政府“十大民生实事”项目。南京现在明确的3个应急水源地共同点是点多、面广、线路长。不仅各项协调工作复杂,施工方面难度也不小。童林介绍,要将应急水源地的水输送到相关水厂,输水管道长、口径大,施工量和施工难度较大。主城区应急水源工程建设中,还涉及到隧洞爆破等工程;江宁区应急水源工程涉及新济洲国家湿地公园,项目实施方江宁区湿地占用等审批手续要报给农业农村局等有关部门。这些工作目前都在争分夺秒推进,越早建成投用,城市就多了一重保障。

南京确定杨库水库为主城区应急水源地,从杨库铺设管道引水到城南水厂和北河口水厂。这两大水厂是南京主城区的供水厂。一旦有突发情况发生,杨库的水经管道(新建原水管道)进两大水厂,再送到千家万户。水库到北河口水厂约长40公里,跨越江宁、雨花台、建邺三个行政区,原水管道输送的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水,管径比自来水主干管要大,有2.2米和2.4米两种管径,而自来水主干管管径一般不超过1.8米。

这次南京快马加鞭,杨库水库应急水源地工程,全程5个标段同时作业,全线40公里,五六百号人在忙碌。

整个大江北地区,包括江北新区、浦口和六合,三岔水库是唯一确定的应急水源地。原水供水管道从三岔水库往南进入桥林水厂再从桥林水厂北上到江浦水厂,全程39公里,但江北的管道都是复线。全程16个标段,全线施工。眼下,16家招标单位,2000余人同时奋战在这条新辟的供水线路上。

南京江北水务原水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夏加华介绍,江北应急水源地项目整体施工难度较大。三岔水库至桥林水厂,要穿越地铁S3、南二山洪沟、石碛河溢洪道、浦乌路等处,其中穿越地铁为顶管,其他为明挖敷设方式。从桥林水厂至江浦水厂穿越石碛河、高旺河、城南河、大胜关铁路桥(京沪高、地铁S3)、S001、三桥绕城高速以及五桥连接线等处,其中五桥连接线为明挖敷设方式,其他为顶管。在这近40公里的管道旅途中,顶管井埋深8~18米。

夏加华在手机上随时能点出当天的工程进展,包括管道监造日报,每日各标段进展,质量督察周报。夏加华说,应急水源地工程是百年工程,所有参与人员丝毫不敢懈怠。对钢管质量,要求细化,厂家监理现场监造。3支专业队伍24小时待命,随时对焊缝进行检测。

构建城市“生命线”

城市居民用水,从喝上自来水,到要喝高质量的水,再实现有备用水源以防不测,城市保障能力在一步步增强。

对正在建设中的江北新区来说,此次应急水源地工程建设可谓是一举解决全域供水难题。

早在2017年,位于江北地区的浦口水厂的取水口被取缔,而该水厂供水面积超过40平方公里,服务长江大桥北部高密度居住区,覆盖人口60多万人。而取水口被取缔的原因在于取水口周边有码头,取水环境达不到国家要求。浦口水厂转而将取水口往上移3公里,这正是江浦水源厂所在地。

江浦水源厂位于七里河和城南河之间,处于江北新区核心区中的核心位置。按照国家规定,取水口上游2000米,下游1000米限制性开发。而南京谋划在长江两岸打造城市客厅,未来,江浦厂周边沿江地带势必要进行开发建设,取水口能否保留是个大疑问。

夏加华介绍,三岔水库应急水源工程不光是应急,也是一项区域供水重构工程,是打造江北新区“生命线”。应急水源工程,是从三岔水库取水至桥林水厂,再从桥林水厂输水到江浦水厂,接着从江浦水厂到浦口水厂,再继续北上到远古水厂,这四大水厂基本能覆盖整个大江北区域。而平时供水工程,桥林水厂建设取水能力远期达到155万吨/日的取水口,利用应急水源管道,将长江水输送至桥林水厂,再往北输送至江浦水厂和浦口水厂。届时,无论江浦水厂和浦口水厂这两家水厂的取水口能否保留,水厂依然能保持供水能力,江北地区的供水不会受到影响。

夏加华介绍,按江北新区规划,到2035年,江北地区总规划人口是330万人,现在实施的供水系统工程实现后,常态和应急状态均可实现大江北供水全覆盖。

无论是位于江北地区的三岔水库、还是位于江南的杨库水库,二者作为城市应急水源地,都有枯水期蓄水不够、水质难确保的瓶颈。正在实施的应急水源地工程,都对两个水库同时实施长江引水工程,在非常状态下,以空间换时间的缓冲。在平时水量不够的情况下,引长江水补水,确保水量水质24小时达标。

2016年南京高淳和溧水已建成引江供水工程,两地百姓喝上长江水,加上传统的饮用水源地,即固城湖、中山水库和方便水库,南京高淳、溧水已具备双水源供水,在应急情况下,高淳、溧水可以向主城区反供清水15万吨/日,这仅仅能满足主城居民最基本的生活用水需求。在建的杨库水库供水规模达75万吨/日,补上15万吨缺口后,加起来就是90万吨/日,刚好就是南京主城区一天的供水量。

据测算,主城、江北和江宁三处应急水源地工程概算大约为60亿元,加上江北大取水口建设等供水工程,总投入近80亿元。

谋划十余年,投入数十亿,建设一个但愿永远不要启用的工程,这就是韧性城市要付出的成本。